咨询电话:027-59295329

 

西安事变国共两党核心政策的重大改变(图)

发布时间:西安事变国共两党核心政策的重大改变(图)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西安事变使国共两党核心政策发生重大改变,使中国的内战逐步停止。方面剿共政策破产而逐步确立并实施团结抗战的政策,方面则放弃反蒋抗日、逼蒋抗日的政策而制定了拥蒋抗日以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西安事变是国共两党党史上和中国20世纪的重大事变之一,其发生及和平解决,是国内外各方——中国国共两党为主的各党派、地方军阀和日寇乃至国际等多方力量或明或暗博弈的产物。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内战时局转变的关键,它标志着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初步形成,预示了中国各派系团结抗日新局面的到来。西安事变使国共两党核心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这种重大转变本质上都是成功实现了“安内”,即为了各自阶段性的最高目标最现实的核心利益而谋求和平,正如《诗经·小雅·常棣》所言“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从四一二起,拥有军队的对盟友举起了,进行了“清党”。于是,国共两党公然反目成仇,均致力于消灭对方,恨不能灭此朝食。在八七会议确立了武装和土地的总方针,发动了创建人民军队的一系列武装起义,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中国进入土地战争时期。在中,领导的军队数量剧增,根据地不断开辟并日益巩固扩大。到1930年夏,“全国红军主力发展到10多个军7万余人,地方武装近3万人,建立了大小十几块根据地”。的剿共政策到失败。

  从1930年11月起到1933年3月,对创建的中央根据地先后发动的四次围剿,都彻底失败了;对其他根据地的进攻也屡屡受挫。“全国红军发展到最多时达到约30万人”。的剿共政策一次次面临破产危机。但是,王明‘左’倾错误使自毁长城,“中央红军未能打破军的第五次‘围剿’,于1934年10月撤离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尽管军的围追堵截和恶劣的自然条件,使红军到达陕北时仅仅剩下3万余人,也无法及其红军成功实现了战略转移。但是,红军三大主力在1936年10月胜利会师后相对于军队来说尚处于绝对劣势,面临着危机。如果没有西安事变,那军队的处境必将得多,至少国共内战继续呈胶着状态,也许的剿共政策可能成功。

  但是,随着日本侵略的加剧,中华民族的危机日益严重,作为当时中国唯一在国际上得到承认的中央,其剿共政策也越来越受到朝野有识之士的质疑。既不能、不甘放弃剿共政策,也无法全力备战以抵抗日寇的侵略。

  有关史料记载,特别是从1935年11月至1936年8月间,蒋介石陈立夫派出代表通过翦伯赞、吕振羽等人的关系,同代表周小舟、潘汉年等人在南京、上海进行了有关共同抗日的多次秘密会谈。可见,蒋介石集团也在寻找结束内战——“安内”的另一种方式,或许是最佳方式。

  1936年7月,召开五届二中全会,决定成立旨在抗日的“国防会议”。蒋介石自任会长且阐释了外交方针,他声称:“假如有人我们签订承认伪国等损害领土主权的时候,就是我们不能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后的时候”。这表明了蒋介石为首的对日外交的万般无奈,也暗示了剿共政策难实施。是啊,武力“安内”——剿共尚难成功,哪有能力去“攘外”——武装抗日呢。

  认为,就西安事变本身讲,它“是内部在抗日问题上与国内问题上,因不同而发生的”。这句话了西安事变发生的内因。任何一个政党若难以形成统一的思想和意志,那么,其大政方针必定难以贯彻直至成为具文。

  林家有先生认为,“在当时,争取蒋介石集团停止内战,合作抗日,这不仅是符合国家、民族利益,也体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停止内战和一致抗日的要求。在当时为了抗日争取蒋介石停止剿共,所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而在西安事变后采取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政策也是正确的,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采取停止剿共,联共抗日的主张,毫无疑问也是正确的”。的确,西安事变的发生及其和平解决,罔论当事人是主动的或被动的,也不论动机如何,都是极其复杂的内因和外因综合作用所致,导致了蒋介石为首的剿共政策最终完全破产。

  众所周知,统一战线是战胜敌人的三宝之一。促成西安事变的发生及其和平解决,事实上是中国政策在当时极其复杂的国内外历史条件下的伟大胜利。

  实话实说,“反蒋抗日”政策在本质上就是蒋介石为首的南京“攘外必先安内”的翻版,也是崇尚武力“安内”。在1930年时全国的正规红军总数已经达到30万人,以武力也有某种胜算。1931年9月下旬,以博古为首的临时中央局就曾“号召全党同下层小资产阶级群众结成抗日反蒋统一战线,发动和领导群众开展反对日本侵略者和的武装斗争”。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国的建立,更加旗帜鲜明地表明了反蒋抗日的立场。1932年4月12日,中华苏维埃毅然对日宣战。1933年12月21日,又和发动“福建事变”的第十九军签定了“抗日反蒋初步协定”。但是,粉粹军队四次围剿的胜利仍不能改变军事上的总体劣势,“反蒋”须有足够强大的武装力量才行啊。更可惜的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党率领红军为存而长征以实行战略转移。1935年8月1日,发布《为抗日救国告全体书》即《八一宣言》,呼吁国内一切力量“都应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真诚”,停止内战,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而奋斗。同年12月25日,在瓦窑堡会议的决议中指出:“只有最广泛的反日统一战线(下层的与上层的)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与其蒋介石”。这句话足证当时还是将“抗日”与“反蒋”并重的。但是,12月27日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从理论上系统地阐述了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否则,按照“反蒋抗日”的政策,硕果仅存的三万余红军只能是延长内战时间而导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罢了。至此,为求得党、红军自身的和中华民族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被明确地提上了党的议事日程。因此,党对驻兵西北的杨虎城、张学良将军做工作。

  杨虎城是具有主义思想和爱国情怀,虽然同情并过他部队中的人,但是处于夹缝中存的境地,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于蒋介石,另一方面要竭力自己的性。1935年初,杨虎城“围剿”进入陕西境内的徐海东所部红二十五军,后果是损兵近三个旅。须知,那个年代正团体都是“枪杆子里面出”的,军队是集团尤其是军阀的命根子。杨虎城总结教训后沉痛地说:“抗日,大家有出,打内战,大家同归于尽,要抗日,先要停止内战”。曾写亲笔信并于1936年2月派汪锋到西安面交杨虎城。不久,派代表与杨虎城谈判,双方达成了在共同抗日的原则下友好互不协定,决定双方互派代表,设立、建立交通线,双方同时做抗日准备工作等等。

  张学良于1934年1月“考察”回国,1935年秋被蒋介石任命为“西北剿总副总司令”后即率东北军主力十三万人开赴西北“围剿”红军。但是,屡战屡败的结果使张学良感到没有出。鉴于此,在自卫反击的同时,以灵活而高超的策略大力开展了对张学良的工作。1936年1月25日,“白军工作委员会”以红军将领的名义发表《红军为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这封对东北军将士影响巨大,使背负国恨家仇的张学良茅塞顿开。张学良感慨地说:“此时提出停止内战共同抗日,这些主张不但深获我心,而且得到大多数东北军,特别是青年军官的赞同”。于是,张学良开始谋求与、杨虎城合作抗日。

  1936年4月9日,张学良同在延安推心置腹的交谈,缔结了“不分红白抗日”的协定。此后,应张学良之邀,先后派马绍周、宋黎、到西安做工作。6月,“军官训练团”由张、杨合作创立于王曲,事实上是在西安对张扬所部实施策略的工作。通过艰苦细致的巨额工作,使张学良、杨虎城均力挺联合抗战”的主张。

  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后,国内局势更趋紧张复杂,张学良杨虎城倍感骑虎难下而渴望援手,立即鼎力相助。“中央及时做出不审判蒋介石、不杀蒋介石,只要蒋答应不再剿共,决心抗日,就拥蒋作为全国抗日的统帅。这个决定对来说,既保存了自己的实力,也争取到社会的同情,为国共合作抗日创造了条件”。特别是12月19日,中央发布《对西安事变的通电》,明确地向南京、西安方面提出和平解决事变的四项。代表与张杨和蒋方代表经过谈判,于二十四日达成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等六项协议。次日蒋介石被,“西安事变”得到了和平解决。可见,在西安事变后将其以前的反蒋政策变为拥蒋抗日而谋求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了。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坚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将政策与时俱进地改变,正是战胜国内外敌人的秘密武器啊。

  有关资料表明,自1927年“四·一二”以来,蒋介石领导的大肆屠和群众,仅1930年底至1934年间的五次“围剿”中,长江流域一带蒋介石的人民群众和员就达五百万之多。但是,在民族危亡的时刻,中国以民族利益为重,全面地冷静地分析和对待了蒋介石,竭力使西安事变得到了和平解决。

  双方“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总体上说来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安内”的方法除了之外,无疑还有和平谈判之类方式。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也正如刘昊教授所言,“‘七七’事变后,国共两党实行第二次合作,是‘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具体化和重要内容之一,只不过‘安内’的方式是团结合作,不是军事对抗而已”。

  在那个旧中国积贫积弱的年代,面对日寇侵略,中国人民只有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国内团结统一的局面,才能驱除日寇以中华民族的危亡;这是历史的必然趋势。张学良从“子报父仇”、“拥蒋抗日”到“逼蒋联共抗日”的转变,蒋介石从“攘外必先安内”到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转变,都是这种必然趋势所致。将范畴从“同下层”扩大到“同下层和上层”,将核心政策从“反蒋抗日”改为“逼蒋抗日”直至“拥蒋抗日”,正是发扬了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作风。“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消除了来自对红军的,使中国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获得了地位,也促成了日后国共第二次合作。

  针对蒋介石抗日态度的日益明朗化,及时改变了过去反蒋的政策,将“反蒋抗日”改变为“逼蒋抗日”。1936年4月,在延安同张学良会谈中,同意考虑张学良的“联蒋抗日”主张。1936年9月1日,中央在《关于逼蒋抗日问题的》中全党:“目前中国人民的主要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所以把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同等看待是错误的,‘抗日反蒋’的口号,也是不适当的。……我们的总方针应是逼蒋抗日”。1936年12月1日,以、等的名义向蒋介石呼吁“化敌为友,共同抗日”。援手使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这不仅使“安内”以和平方式实现,而且使国共两党对“攘外”——“停止内战,共同抗日”达成共识。

  林家有先生主张,对于西安事变,“中国和中国都需要反思,都需要总结经验教训,这是目前国共两党在追忆和纪念西安事变时我们应该记取和反思的重要问题”[17]。是啊,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尚未实现完全统一,尽管当今的综合实力与相比有天壤之别,但仍然是地区的著名党派,也是界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党。处理好国共两党的关系,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至关重要,致力于中华崛起者必须以史为鉴。

  2016年最具影响力的年度剧莫过于《少帅》,这部剧不仅是电视人的骄傲,也承载了历史的遗言。在西安事变80周年的节点上,陕西旅游集团华清宫景区继舞剧《长恨歌》后力推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12·12》。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