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7-59295329

 

赵逵夫谈《平凉赋》的创作及文化意义

发布时间:赵逵夫谈《平凉赋》的创作及文化意义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甘肃历史遗迹众多,文化资源丰富。羲皇故里、周秦发祥、莫高石窟、麦积崆峒、居延汉简、彩陶文化、丝绸之等,无一不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在《日报》“百城赋”专栏上已发表的160余篇赋作中,有11篇咏陇都邑赋,对甘肃各座城市有详细介绍。胡云安先生《平凉赋》以两千余字的篇幅将平凉的历史文化、景观人物、现代化建设等作了全面铺陈,突显了一方水土特有的文化底蕴,在平凉地域文化的宣传上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同时,对于努力打造甘肃“文化大省”形象也有着重要借鉴意义与示范作用。前不久同平凉同志谈及平凉市文化资源,因而论及《平凉赋》。今就该篇赋谈一点读后的感想。

  在描写甘肃、宣传陇右文化的11篇都邑赋中,《平凉赋》以其骈连、紧凑的结构、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优美典雅的语言而别具一格。对于打造甘肃“文化大省”形象、宣传平凉地域文化都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下面就其各方面的特征及内容分别言之。

  汉代以来的骋辞大赋除采用主客问答之外,还有一些作品如王延寿《鲁灵光殿赋》等,则开头往往有小序,交代作赋的缘由,而下则铺排正文,结尾喜欢采用“乱曰”等,以韵文来结篇。《平凉赋》由三部分构成,赋前有“城市沿革”,依据历史文献,介绍平凉概况,略示作赋之意,可以赋序目之。《平凉赋》赋序即“城市沿革”与其它都邑赋序相比更甚一筹,别具一格之处在于:赋序与正文皆为赋体,一以贯之,以173个字高度浓缩了平凉几千年的城市沿革:

  夫平凉者,华夏故土,殷商方国,周之旧邦,陇右名郡。东临长安辅京畿,西控震边陲,南襟宝鸡揽秦岭,北扼银川定朔北。成纪伏羲,瑶池王母,黄帝问道,周祖农耕,文王伐密,针灸鼻祖,皆始于此。秦置乌氏县,汉设安定郡。苻坚平前凉,平凉得斯名。唐宋称渭州,清初划甘省。今辖崆峒区和泾川、灵台、崇信、华亭、庄浪、静宁六县。面积一万一千平方公里。人口二百二十八万。为陇东粮仓、畜牧、皮毛之阜、煤电之都、旅游胜境、文物宝库、历史古城。

  正文除开头一段为总述外,骈列五段加以铺陈,每段则以“我之平凉,古风泱泱”“我之平凉,英雄竞骧”“我之平凉,俊彩之邦”“我之平凉,文蕴沃壤”“我之平凉,热土一方”引起。司马相如曾言作赋之法:“合綦组以成文,列锦绣而为质,一经一纬,一宫一商,此赋之迹也。”(《西京杂记》卷二)所谓“赋之迹”,也即赋的篇章结构。《平凉赋》的骈连的五段,简练有致,经纬分明、规整有序。正体现出汉大赋在结构上的这一特色。末尾有歌,以抒未尽之意。

  一篇都邑赋的价值,首先在于它所蕴含的文化内容。文化是一个城市的名片,是其有别于其他城市最鲜明的印记。《平凉赋》骈列五段,大体从五个方面对平凉地域文化作了全面的铺陈。2000余字与古代都邑赋相比,确是鸿篇巨制,但要将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底蕴的地级市加以全面介绍,这个篇幅又确实太小。作者在2000多字中对平凉市的地域特征、历史文化等做了全面介绍,足见作者的概括之功。

  文化遗迹是一个地方鲜活的历史记忆,镌刻着历史的沧桑和巨变。平凉有很多史前人类的遗迹,最有名者正如赋中所言,为“五万年智人头骨,贾兰坡赏析”的头盖骨化石。除此之外,人类文明的印记,在平凉比比皆是。平凉静宁县为古成纪所在地,2006年静宁县出土了一件“成纪容三升”刻铭的汉代灰陶壶,确切印证了古成纪故城遗址的所在。对此,赋中不止一次有所吟咏:“古成纪,诞伏羲,关山之阳画,葫芦河畔施,越世八千载,脉传十亿孙。”“静宁成纪文化城,寻根祭祖之乡。治平城垣犹在,先祖遗风尚存。”悠久的历史与浪漫的传说也时而在赋中交织:“周文王伐密须,设坛祭天,遂有古之灵台;西王母降瑶池,夜宴穆王,圣迹今之泾川。”另外,对平凉境内大量的始于魏晋时期的石窟艺术宝藏,赋中也有“百里石窟长廊,胜迹”的赞誉。这些典型的文化遗迹是地域文化最为有力的发展平台与影响因子。

  历史人物是一座城市悠久历史的创造者和者。他们在有限的生命行程中,创造了无限的历史文化价值,增添了一座城市的人格魅力。针灸鼻祖皇甫谧,当之无愧成为平凉的骄傲,赋中言道:“皇甫谧著《甲乙经》,针灸鼻祖,遗爱陬滨。”对其医学贡献作了简明扼要的叙写,言简意赅。作者对其他生于斯、受这一方水土养育的家、将官、文人、学者也不惜笔墨,大加渲染:

  赵时春政学俱优,文有汉骨,诗有秦声。牛门两宰相,兴利除弊,中兴之臣;梁氏七封侯,中枢辅弼,举足重轻;皇甫四将军,护国佑民,奇功殊勋;胡氏郡望地,安定堂号,千枝一本。张轨拱卫姑臧,前凉奠基;吕光经略西域,后凉称帝。皇甫一代名臣,怀抱经邦利器;吴玠兄弟抗金,支撑江山半壁。梁鹄创体“八分”,乃雄奇;牛弘厘定刑律,为千古典籍;拱极佐襄复台,蒙康熙嘉励。皇甫枚、牛峤、牛希济,政坛驰骋,文坛纵横,济济多士;李广、刘錡、杨子恒,,将星闪烁,熠熠生辉。

  范仲淹为帅泾州,改军制、高垒筑、安黎庶,名满边庭;左棠督军西征,植杨柳、开湟渠,修书院,泽流平泾。时至现代,风采昭垂……

  这可以说是历史人物的“点将台”。作者不但要对古代历史、文化有全面的了解,也还要有准确的把握,这里有一个筛选和评价的问题。

  山川形胜是一座城市的最亮丽的风景,是历史遗迹和历代名人的摇篮。一方水土孕育和养育着这些文化宝藏,承载着历史和过往。平凉各地,山水名胜广布,赋中所写上文已有引述。再如:“巍巍太统,生命初史之地;滔滔泾河,人猿揖别之场。”以齐整的语句凸显了这一山一水历史文化的厚重。“广成子,赤松子,崆峒启民智,天下源于斯;轩辕帝,求至道,垂拱而治铸帝范,黄老之学自此始。三教洞,共荣尊,止于至善归一,和谐大同煌国魂。”“司马迁西上崆峒,觅帝踪仙迹。”“五A崆峒,倾国倾城。”这些都是对崆峒这座有着秀丽风景、厚重历史文化的名山的描写与赞美。人因山增色,山因人显名。只有天然雕饰与深厚的人文内涵相结合,才是一座风景名胜具有永久生命的源泉。

  民风习俗是一个地方最值得推崇的文化品牌。它是能够反复挖掘并使之传承的历史文化资源,是人们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结晶和遗存,是一个地方从古至今传习延绵的追求和寄托。泾河流域是远古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历史积淀深厚,文化源远流长、民风淳朴向善,习俗重礼尚文。这里有“先王之遗风”,《诗经》、《史记》等典籍早有载之。《平凉赋》在对陇东地区民风习俗的凝炼描述上不但没有遗漏,而是刻意着墨:

  穷乡僻壤,钟情翰墨丹青;山村野夫,崇尚礼仪诗书。崆峒武术,开派立;华夏武备,代有师承。社火春官诗,万民乐喜闻;秦腔皮影戏,天籁唱古今;陶瓷纸织画,方寸显。

  也是对我省许多地方农村和农户家中的真实写照。虽贫困,然字画不可不挂,诗书不可不读,天地不可,祖不可不尊,礼仪不可不讲。我省一些穷乡僻壤,享有“书画之乡”等盛誉,同时对武术、社火、春官、秦腔、皮影等文化艺术生活,陶瓷、纸织画等文化产品一一罗列,让人回味无穷,遐想无限。

  现代化建设是一座城市发展繁荣的标志。平凉的现代化业绩不凡,赋中写道:“庄浪梯田,云端平畴,卓绝坚韧换来锦天绣地;泾川绿化,原野葱郁,锲而不舍赢得山青水碧。”用优美的语言铺陈了庄浪和泾川人民打造的“中国梯田第一县”和“实现绿化第一县”。这当中,既有对家乡人民辛勤劳动、创造幸福生活与文明生态的赞美,也有对一方水土溢于言表的热爱和自豪,字里行间倾注着作者深沉的爱乡情怀。

  宋金三钟、延恩寺塔、银合纸币、泾州三碑,个个非凡质品;柳湖晴雪、朝那湫池、云崖古寺、紫荆寺观,处处绝色美景。南石窟、龙泉寺、陈家洞、左公柳,多姿绚丽;弹筝峡、胭脂川、十万沟、台,风光旖旎。

  二是善于用典用事,词藻艳美华丽,注意用韵,前后相协,读来琅琅上口。《平凉赋》用典丰富,作者对平凉之历史文化了如指掌,对有关文献的记载如数家珍,常常信手拈来,整段生色。行文也极其自然,无生硬之感。如:“秦腔秦韵,水连泾渭。”“白云一别间,流水千载后;龙吟彩虹起,虎啸青汉摇。”更是诗情画意,意境优美。三是骈散结合,多用对偶、排比等修辞手法,读来颇感雄浑凌厉之气势。比如第三段叙写平凉为英雄竞骧之地时云:

  唐太征讨薛举,剑指西陲;郭子仪朝那平叛,孤胆神威;龙隐寺李亨募兵,靖乱始扉;李元谅勇救劫盟,帝谥“庄威”;宋王朝对峙西夏,鏖兵好水;女真族式微遁迁,完颜余脉。

  叙事扼要而行文严谨,在排比中甚见作者提炼选材之功。作者在回顾历史、体物叙事的过程中,也融入了对平凉的挚爱之情,更显得情线

  平凉市委宣传部等单位为了在《日报》“百城赋”专栏中展示平凉独特的文化风采和魅力,举办了《平凉赋》征文活动。胡云安先生的赋作荣登《日报》“百城赋”专栏,一举夺魁。赋文结尾对其作赋之旨意也有所阐发。就如何进一步提高平凉的对外知名度、宣传平凉优秀历史文化、创建特色文化名市作出了深度思考和重要说明,故而很受重视。

  《平凉赋》对平凉历史文化的构撰密而明畅,丰而有序,很值得玩味。加之《日报》这一国家强势的推介,其宣传的力度不可小觑。赋出不久,就在家乡文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有不少文人学者和教育工作者给予了很高评价。其中孔晓风的对《平凉赋》在地方文化宣传中的作用作了很高的评价:“胡云安先生所撰《平凉赋》是一篇宣传平凉、推介平凉、展示平凉独特魅力的力作。外乡人读了它,会对平凉历史文化的深厚积淀产生无限的向往;本土人读了它,会对故乡文明历史感到骄傲,更能对创造辉煌的明天增添无穷的力量”。无疑,借着这股东风,加上地方的重视,宣传平凉的历史文化、展现平凉科学、和谐发展,将会给平凉的经济文化建设带来新的契机。重塑富新意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全国大中型城市越来越重视人文景观和地域文化的挖掘。应对形势,从甘肃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的实际出发,重新塑造并创建富有文化和辉煌人文历史的甘肃形象,通过各种文学形式宣传本省特有的历史文化,从而提高各个市县的知名度,进而拓展旅游,繁荣文化,发展经济,社会,惠及民生当是一项富有长远经济效益和人文效益的文化工程。委省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推出了建设文化大省的一系列战略部署,倾力打造华夏文明传承和创新发展示范区,建设一系列重点文化产业示范园和重点文化产业,鼓励文学艺术创作,繁荣地域文化,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要。

  打造我省的“文化大省”形象,任重而道远。我们应从“百城赋”中汲取借鉴,用文学的方式来宣传甘肃、甘肃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不失为一种直接而有力的方式。除宣传历史文化之外,还可以鼓励、壮大本省文学创作的团队,为当下的文学文化发展推波助澜。抓住机遇、努力创新,使甘肃成为西部一颗耀眼的文化明珠,为“文化大省”的早日实现做好准备。

  赵逵夫,生于1942年,甘肃西和县人。著名古典文学家、古典文献学家、古典辞赋研究专家、西北史地研究专家,诗人。现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先秦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屈原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诗会副会长、中国辞赋学会顾问、甘肃古代文学学会会长。《文学遗产》编委、《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编委等。为第八届、第九届常委会委员。文史馆馆员。独著或主编著作有《屈原与他的时代》《屈骚探幽》《诗经注评》《读赋献芹》《历代赋评注》《诗赋研究丛书》《古典文献论丛》《全先秦文》《先秦文论全编要诠》《先秦文学编年史》《先秦文学与文化研丛书》《滋兰斋文选》等等凡30多部。发表各类学术论文400多篇。教学和科研究多次在全国全省获。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国家级教学名师等。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