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7-59295329

 

北大院长: 我为什么强烈呼吁给百姓直接发钱?

发布时间:北大院长: 我为什么强烈呼吁给百姓直接发钱?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疫情全球蔓延的经济影响正逐步。今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报告,称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0%。北大国发院院长、经济学家姚洋评论认为,这一预测过于乐观。他指出,我们正处于非常时期,最重要的是“需求”,第一位的任务是刺激消费,可以给百姓直接发钱,特别是发给收入最低的40%人群,此外城市里发消费券或补贴也是管用的,都有助于刺激消费。针对近期有人担心外资撤出中国的“脱钩论”,他认为无须过度担心,因为这基本经济原理,现在每个企业都专注做产业链上的一个产品,已经分散到全球,我们现在看到的“脱钩”是暂时的,不可能长期持续。但我们切忌用自己的惯性思维来揣度他国,必须被“经济民族主义”带偏节奏。他最后强调,在经济下行时期,最重要的是保持现金流,一个人就像一个企业似的,如果没有现金流,将难以为继。

  本文转自“网易研究局”,根据4月15日姚洋先生在网易财经“长盛时间”直播内容整理而成,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发达经济体P增长率平均掉5%恐怕是底线。中国目前复工率最高的是制造业,制造业复工率接近100%,但复工不等于复产。服务业的复工率能达到50%就不错了。放眼除中国外的其它发展中国家,疫情刚刚开始,IMF对印度经济增长的估计太乐观。印度的疫情刚开始,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知道;拉美的巴西还算好一点;非洲等其它小国家非常惨烈。这样算下去没有什么地方能实现真正的正增长。

  (订阅《文化纵横》2020年杂志,享半年免费畅读所有已出版杂志电子版VIP,仅剩最后200席)

  宏观经济学教给我们,就业和经济增长是一回事。目前,短期内是不可能快速增加资本,也不可能有技术进步的,如果有经济增长那肯定就是就业增加了,反过来说,没有经济增长也不可能有就业增加。

  目前,最重要的是需求。美国的政策弄错了方向,拼命给经济注入流动性,流动性对企业是没有多少用处的,因为它们都没开工,不需要流动性,企业需要的是订单,所以现在第一位的任务是刺激消费。

  还有一点应该引起重视:衰退一来,它绝对不是平衡的衰退。有人坐在家里照样领工资,可是失业的人一旦没有工作就入。北大的调查显示,收入最低的40%的人家几乎是没有储蓄的。他们如果没工作,就没有生活来源。我强烈呼吁,给百姓直接发钱。

  按照国外一些国家的做法,其实就是把员工的工资包发几个月,比如新加坡。中国这样做有难度,因为这样做就会有给哪个企业不给哪个企业的问题,与其那样还不如给个人都发钱。如果平均每个人发1000块钱,中国有14亿人,要发1.4万亿元。1.4万亿元不用发给所有人,发给收入最低的40%,那每个人就可以发2000多块钱,就可以刺激消费。

  除了发钱,在城市里,有一些消费券还是管用的。比如针对汽车的消费券。如果能给消费者发汽车消费券,有几千块的补贴,我觉得会有效果。

  央行定向降准可能会有一些用处,因为定向给中小银行降准,中小银行会给中小企业发贷款。但现在很多企业实际上不需要贷款,因为没有订单,所以这样的救助没有多少意义。减税免税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没开工,减不减对企业来说是无用的,唯一有用的就是减未来的税,这是可以的。因此,还是要回到把需求做起来的问题上,没有需求别的都没法谈。

  现在整个宏观都非常宽松,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怎么重振我们的金融体系,我觉得现在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把股份制银行“清理”一遍。过去一年多出来的最大问题就是大股东掏空行为,把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如果有这样的行为应该,这样给市场一个信号,留下来的都是好银行。

  中国要形成通胀实际上是很难的,二十年来,中国是供给能力强,东西卖不出去,供给一直是过剩状态,通胀用不着担心。但特别是美国,我们得担心金融市场又会虚假繁荣,市场上资金多,但没流到实体经济,而是进入了股市和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

  有人担心外资和外企撤出中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了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所谓的完全“脱钩”是不可能发生的,现在每个企业都在专注做产业链上的一个产品,已经分散到全球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脱钩”是暂时的,不可能长期。

  有人说日本不是让企业回国嘛,但仔细读一下新闻就会发现,其实是说给日本供货的那部分可能会转移到别的国家或转回日本。这可以理解,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主体还在中国。日本在中国最大的产业恐怕就是汽车行业,它在中国利润率比在日本国内高得多,不会离开中国。

  经济民族主义问题在国内越来越流行,我觉得这就是以我们自己的惯性思维来揣度别的国家。国家调节经济的能力很弱,就像奥巴马有一次在早餐会上直接问乔布斯:“你把iPhone的装配线搬回美国来行不行?”乔布斯当场:“不行”。搬回美国去,他的利润要降低20个点,所以不会搬。因此我们不要夸大经济民族主义,因为国内有些人想往经济民族主义上走,所以才去说国家也要和我们一样变成经济民族主义。

  美国股市可能会有一波短期牛市。美联储已经实行无限量QE,也就是说,美联储已经打定主意,不会让股市再掉下来,一旦掉可能马上再放水撑住股市。但长期而言,对美国来说这是一个坏消息,而不是好消息。

  第一,华尔街已经成了美国的一部再分配机器,在美国普通老百姓,或者说全世界老百姓,最后钱都装进了华尔街银行家的口袋里。第二,虽然在美国,现代货币理论没多少人相信,但事实上美国所做的就是现代货币理论告诉它的——可以任意发货币,那边任意发多少债都可以,是互通的,这是极其的。

  对个人来说,在这种经济下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现金流,一个人就像一个企业似的,如果没有现金流那就活不下去了。

  中国经过约 10年的经济增速下行,持续地努力化解前期形成的种种失衡;时至今日,转入新增长通道的机会已经出现。有钱:因为储蓄率还处于高位;有物:巨大的过剩产能和迅速扩大产能的超强能力;有市场需求:大约10亿农民及低收入阶层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巨大消费潜力;有投资机会:五大发展中蕴含的基础性战略性资产积累以及富有活力的民间投资。

  在这场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中,中国率先以强有力的防控手段,付出 了巨大的代价,在3月底逐渐控制了国内的疫情。 中国的疫情防控,既保障了 中国人民的生命健康和中国经济的发展格局,也为世界的防疫争取了宝贵 的时间。 但是,我们一方面要看到社会主义举国体制在这场防疫中发 挥的巨大功效;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在应对这种现代社会突发风险的过程中, 当前中国的治理体系仍然存在着一定的结构性短板。

  美国世界地位的升进是19世纪末以来最重大的世界历史事态之一,其中的核心环节正是 美国国家(state)的转型和扩张——这也经常被表述为美国大的创生。 冷战史家也 认为,美国之所以打赢冷战,大可以归因于它的“国家”的成功变革。 这本是一种常识论断。 但“二战”以后美国社会科学和历史学的主流却是: 美国国家的研究议题,一直被、体系和政策过程之类的议题所替代和挤压,也被广为流行的社会中心观和反精英主义所消解或遮蔽。

  国家干预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摩洛哥发展模式两大核心要素。 在摩洛哥语境下,国家更多的是指代以国王代表的王室集团。 在发展模式上,国王哈桑二世在后就选择了受国家认可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同时通过阶层充分干预经济活动,集中国家有限资源发展经济。 进入21世纪,随着国际资本的涌入和全球化的深入,穆罕默德六世将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扩大化,采取了性的化,创造了大量国家冠军企业来管理国家经济。

  在“现代国家”的眼光和视野之下,“民族”不仅仅是用来编户齐民、征收赋税的辅助性符号,更是对进行组织、对社会进行的重要动员工具,族群身份也势必要随之经历由模糊到清晰、由流动到固化、由个人选择到国家设定的转变历程。 而中国对现代国家观念冲击的吸收和,至今仍处于进行时。 龙云的族群身份与角色变迁,正可看作这一历史进程的一个缩影。

  文明对话必须在的语境下展开,不能让本土意识和认同的初心狭隘乃至封闭。那样的话,文明对话就变成了徒有其表的自说自话,人文交流也将陷入“内卷化”的泥淖,重蹈的覆辙。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