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7-59295329

 

与复兴传统——李遇春的文学素描

发布时间:与复兴传统——李遇春的文学素描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兼任华中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新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新文学评论》执行主编、武汉市作协副等职。著有《·主体·线年代中国文学研究》《中国当代旧体诗词论稿》《中国文学传统的复兴》等八部学术著作和文学评论集。主编《中国新文学文库》《中国现代作家旧体诗丛》等多种丛书。李遇春教授是我的老师。负笈江城春六度,从跨专业的“野狐禅”到现当代文学的硕士、博士,全赖李遇春教授引导与。无论问津还是为人处事,那种恳诚、周严不苟的给予我极大的裨益。六年的耳濡目染与反复研读中也多少窥得李遇春教授学术堂奥的吉光片羽。本文即据自己所知点滴为李遇春教授的文学之作一素描。按当行的代际划分,李遇春教授属于

  后家。他有着那代家兼容的学术视野、专业系统的学术训练等特征,也有着独特的之与鲜明的学术气质。他从结着文学姻缘的乡镇少年到管理专业的“门外汉”再到专业文学家的身份转变;着传统创造性转换的学术理,以的学院派在当代小说与旧体诗词研究上取得的成绩;博闻强记的储备、洞隐烛微的视野与思理绵密的文风,如此种种,不仅为当代文学作家、学者所赞赏,也令古代文学研究界印象深刻。

  李遇春教授生于1972年,湖北新洲人。新洲旧属黄冈,山围水绕,地处南北东西之交,既为吴、楚、中原文明的叠合处,又得佛教禅的浸染,有着深厚的文化文学传统。这里是子问津的南游边界,屈原行吟的楚国故地,东坡长赋的贬谪之处,李贽著说的之所,也是孕育了四祖、五祖、六祖的佛教禅祖庭。近代以来,黄冈一带更是英才辈出,黄冈熊十力,蕲春黄侃、胡风,黄梅汤用彤、废名,浠水闻一多皆一时之选。耕读相传,血脉不断;流风所及,文教大张。

  传统往往以隐秘的、无意识的方式对人产生影响。据李遇春教授说,他出生的村子“先生湾”即是因孔子南游所到之处而命名的,四大书院之一的问津书院也坐落在离家不远的邻镇。少年正是在传统浸染中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说起来我从小就喜欢文学,在我家乡那个叫作‘先生湾’的村庄里一直都很受老辈人的赞许,我是从民间乡村流传下来的古典文学传统,如章回小说、历史评书中接受的最早的文学启蒙教育。”从“之乎者也”无韵古文到“平仄押韵”的古典诗词,从“且听下回分解”的章回体小说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历史评书,李遇春教授都如痴如醉,其中。他对诗词与小说的信手拈来都是那时打下的基础。吃饭闲谈时,李遇春教授还时常回忆起当年省吃俭用攒钱买书,在放牛的河湾里、自己的小小阁楼里看书的情景。班里私下传看的书,也大多是从李遇春教授之手开始的。书看多了,有时还会萌生自己绘绣像、编故事、写小说的愿望。当然,李遇春教授所欢喜读的除了古典文学外,还有金庸的武侠与鲁迅的杂文。这种雅好新旧的文学兴趣,也和后来文学研究中意欲重建传统与现代的血脉有着内在关联。

  年,因着种种原因,李遇春教授入读湖北大学时并未选择中文系,而习了行政管理专业。他勤奋学习本专业、管理、心理、文化等诸多课程,还担任班长,热心班级集体活动与管理工作,且是小有名气的校园歌手。这段与文学并不相关的求学经历在其后的中打下了印记。当时行政管理系主任是由著名文艺理论家周勃先生兼任。周先生主讲“历代公文选读”的风采神姿以及殷勤勉励深造的恩情,给予李遇春教授后来跨专业考研极大的信心。之外,行政管理的专业学习与训练,不但锻炼了李遇春教授思理绵密的逻辑思维,也促使他特别注意从社会历史与心理来研究作家作品。

  大学毕业后,李遇春教授被分配到武昌关山一家国有工厂的技校工作。语文、、管理等文科课程无所不教,做起了“万金油”的教书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大量的国企因效率低下、管理落后而破产重组,引起职工潮。即使未破产的处境也十分糟糕,浮动看不到希望。在技校教书日渐困窘的处境下,李遇春教授心中沉寂的文学梦却在萌动。幸得当时技校校长李运挥先生的提点和鼓励,他决然报考中文系的研究生。备考复习是幸福的。顶着生活的压力,在工作之余熬夜将中文系本科四年要学的知识熟识让人焦虑,但向自己梦想一步步靠近又让人充满希望与喜悦。幸运的是,李遇春教授一考即中,人生命运在这里有了转折。回头看,这段经历给予李遇春教授的不仅仅是糟糕的人生体验,更是一次淬炼、一种底色。惟经此,才能跨得过以后生活、工作与学术上的道道坎,才能对作品有同理同心的真切感受,文学的也才有力度、有温度。

  1996年,李遇春教授来到风景如画的珞珈山,著名学者於可训先生攻读研究生。这是与文学结缘的青年正式踏入专业的时刻,那种欣喜可想而知。不过对于一个薄弱文史基础与空白学术训练的跨专业“门外汉”而言,站在琳琅满目的文学里却因茫然而无地自适。他在迷茫中偶然接触到弗洛伊德的《分析引论》《分析引论新编》后,便觉心有戚戚,仿佛捕一束光,欣喜进入对分析学派的深度阅读与研究中。弗洛伊德、荣格、阿德勒、弗洛姆等该派的理论著作,尼采、萨特、厨川白村等与文化心理相关的著作以及潘光旦、李长之等中国学者偏向分析的论著,都被李遇春教授的阅读着。李遇春教授之后追忆“由于喜欢弗洛伊德,那些年我几乎读遍了我在武大图书馆能找到的或者从武大集成旧书店能买到的所有深度心理学或文艺心理学派别的著作。”於可训先生也曾风趣地说“他当时一头扎进理论里,我怎么拉都拉不出来”。

  90年代中期,各色的文学理论在当代文学界依旧流行与受热捧。凭借理论的手术刀对作品作解剖与阐释是流行的做法。李遇春教授的文学也是以此为起点的。理论的研读很快转换为文学的生产力。《一个“联对梦”小说文本——无名氏的

  与塔里的女人比较分析》(刊载于《通俗文学评论》1997年第4期)是最初的小试牛刀,而硕士学位论文《的象征——张贤亮小说创作的深层心理探析》则是一个重要的。该文结合作家的创作心理与创作实践,以分析与原型相糅合的方法开拓了张贤亮研究的新空间。对分析学派的研读、梳理与体认是李遇春教授融合古今、汇通体系的第一块理论基石,也催生了他“三界说”文学观的雏形。“文学就在三界中。文学的是形而上的世界,是心灵世界,是世界,是净界。文学的下界是形而下的世界,是现实世界,是历史世界,是俗界。文学的中界是技术世界,是形式世界,是文体世界,它把与下界粘合成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这是将现代文学理论糅合到传统儒释观念中的一个系统的文学观。不过,李遇春教授当时的文学还聚焦在文学的世界,对现实世界与技术世界关注不够。硕士毕业后,李遇春教授继续师从於可训先生攻读博士。於先生引导他的研究由个体群体,同时关注作家心灵世界与历史、时代之间的互动。世纪之交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深化转折之时。洪子诚、陈思和两先生相继推出独创性且影响至今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对“当代文学一体化”、“新文学整体观”及“审美再发现”等研究有着重要的示范效应。由此,李遇春教授选择二十世纪四十至七十年代的中国文学作为博士研究方向。他将此一时期的文学(“延安文学”、“十七年文学”、“文学”)视为系统的整体,试图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通过、主体、话语相结合的分析模型出此一时期作家、作品与时代的复杂互动。在此目标下,李遇春教授从理论到作品都下了不少苦功夫。他拿起了之前的读书劲头,深度探究福柯及其相关的理论。从弗洛伊德到福柯,这并非拿来主义的理论游击,而是自觉地对理论建构的深化。博士期间,李遇春教授“不仅在理论训练上塑造、在方法模型上构建,而且还有意地调整我的文学研究与哲学研究、历史研究之间的关系。”这种自觉的调整最终催生出“心证”、“史证”、“形证”三证合一的新主义文学观。借用艾布拉姆斯文学四要素来说,大多数的文学都各执一端,李遇春教欲融汇贯通,合而为一。所谓“心证”即注重作家与读者要素,通过对创作与接受中的个体、民族、文化心理分析,阐释文学世界的生成与沟通;“史证”即知人论世与文史互证,将文学放置在产生它的背景中,从外部取证作社会历史分析;“形证”则是以文本为中心的审美形式分析,是文本的证词。博士论文《·主体·线年代中国文学研究》(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是这种的学院派的第一个。在之后的当代小说实践中,从《西部作家档案》(商务印书馆

  )中对陈、贾平凹等创作的流变、心理与形式的多重剖析,到《的文学》(广东人民出版社2014)、《新世纪文学微观察》(北岳文艺出版社2019)中对以刘醒龙、晓苏为代表的湖北作家群与乔叶、魏微等70后作家的追踪或素描,这种方法逐渐成熟并它的效力。三.古今与复兴传统2002年博士毕业后,李遇春教授下了珞珈山,桂子山。华师文院有着深厚学术研究传统,这里是当代文学学科建设与文学史撰写的发轫地,也是现代著名学者钱基博先生晚年授学之所。正是钱先生的《现代中国文学史》坚定了李遇春教授以旧体诗词为突破口,重建现当代文学研究中古今维度的信心。他在04

  在钱先生著作的影响外,李遇春教授跨界(或兼顾)到旧体诗词还有着其他因素。首先,他早年受古典文化熏染,对传统文学尤其是诗词的喜爱与熟稔使其对现当代旧体诗词有天然的认同感。其次,90年代以来中国思想界在激进与保守、传统与现代的论争中分化。虽然他当时拥抱现代,渴慕理论,但对新保守主义并不反感,尤其是林毓生的《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换》对其影响很大。再次,因着福柯的影响,他特别关注被压抑、边缘化的话语实践。旧体诗词正是这样一个范本。最后,直接的促因来自於可训先生。於先生蔼蔼学者风范与深厚的古典学养给予他持久的濡染与熏陶。而

  04年协助於先生编撰《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则是触发点。当时李遇春教授提议编选时增入一些名家的旧体诗词作品以丰富和拓展编年史的内涵与边界,最后虽囿于体例而,却引发其开展现当代旧体诗词编年史及研究的课题。如果说博士论文是李遇春教欲打破现代与当代壁垒的初步尝试,那么以朴学的来研究现当代旧体诗词则是修复传统与现代断裂的一次迂回攻坚。李遇春教授介入到旧体诗词研究的方式是低调朴实的。他不发空论、不作辩解,从一本本的诗词集收罗和一个个典型诗人的个案研究做起。为体会创作甘苦、理解诗心词境,李遇春教授也开始勤恳习作旧体诗词。如此,研究结出了扎实的:《中国当代旧体诗词论稿》(华中师范大学,2010

  )。作为当代旧体诗词研究领域的开创性,此书通过对郭沫若、沈从文、胡风、聂绀弩、何其芳等十二位典型诗人当代诗词创作的深入剖析,以点带面,透视当代旧体诗词的整体风貌。不过随着研究愈深入、视界愈开阔,驳杂的史料与无际无底的空间也时常让李遇春教授心兴望洋之叹。不过,他还是勉力从诸多方面推动现当代旧体诗词研究的立体化。一是文献史料的收集、整理及编撰。十五年来,李遇春教授孜孜于各种诗词文献的收罗,目前有两万余卷,其中甘苦惟自知。近年来,在文献收集的基础上,李遇春教授又带领团队投入到二十卷本《现代旧体诗词编年史》的编撰工作中。二是研究的深入。李遇春教授自身及引导学生从个人、家族、流派、地域、时代等视角对现当代旧体诗词进行深入研究。三是为旧体诗词经典化的助力。李遇春教授主编《现代中国诗词经典》《

  世纪新锐吟家诗词编年》《中国现代作家旧体诗丛》等丛书,甄选名家好手的旧体诗词,推动现当代旧体诗词的普及化与经典化。四是研究空间的开拓。李遇春教授在其主持的《新文学评论》上开设“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研究”专栏,为旧体诗词研究、创作的交流开辟空间。李遇春教授跨界对旧体诗词的研究并非舍此就彼,而是“两条腿走”。旧体诗词的研究也反促他对当代小说进行再反思。传统的创造性转换应是在传统文体在外来影响下改良的“创旧”与新文学创造性汲取传统资源的“创新”之间的相向而行。当代小说的除了关注各种理论、、创作的影响,也要特别注重作家们自觉或不自觉地从传统的史传、传奇、笔记、评书、说话、地方志等方面获取的资源。从对贾平凹、韩少功、迟子建、格非、朱山坡、成一、欧阳黔森等对传统资源接续的个案分析,到“传奇”与中国当代小说文体演变趋势、现代小说创作与中国古代文学传统等宏观梳理,当代小说隐藏的古今维度在李遇春教授的研究中逐渐彰显。从古今维度对现当代小说与旧体诗词的创造性转换研究,了李遇春教授以“文艺复兴”的范式来重构“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学形象。因为古今是背景资源,创造性转换是方法途径,中国文学传统的复兴才是目标与归宿。其实,中国的文艺复兴并非新话题,胡适、李长之、顾毓琇等前辈学人都有述及。李遇春教授正是在前人基础上体认到“百年来的现代中国文学(包含旧体诗词、通俗小说、网络文学在内)进程,正是一场尚未终结的中国文艺复兴运动。”反观李遇春教授的文学之,从阐释到,从古今到创造性转换,不也正是一场在与传统追寻中的复兴之旅吗?我期待着李遇春教授更多涅槃的新著!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