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7-59295329

 

重庆大学博物馆陷赝品风波 捐赠人吴应骑疑简历

发布时间:重庆大学博物馆陷赝品风波 捐赠人吴应骑疑简历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四川美术学院史论系一位资深教授认为吴应骑简历造假,当时川美的人都知道,“他在外经常自称川美教授,但事实上他就是一个校报主编,职称是编审,从未进入过教师序列,既不是理论家也不是画家,更不可能做教授委员会委员。”

  10月7日,重庆大学博物馆(以下简称“重大博物馆”)正式开馆。息显示,这座博物馆位于虎溪校区,总投资605万元,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包含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

  博物馆外,数个花篮簇拥,边悬挂7幅红色的展览海报,门口放着一尊绑着红绸花的铜鼎,由重庆交通大学赠送,上铸“鼎盛”二字。

  然而,开馆短短一周后, 10月14日,收藏界自“江上说的”发文《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怀疑馆内多件文物为赝品。

  据《重庆日报》报道,博物馆开馆当天共展出了400余件展品,而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委员会官网今年2月的报道中提到,其中342件由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前任常务副院长吴应骑捐赠。

  一时间,重大博物馆、吴应骑被推上风口浪尖。10月15日,重庆大学官微回应称,重庆大学已成立专门工作组,对该情况进行核查。

  目前,博物馆门前铺设的红毯已然卷起,摆放的鲜花也已发蔫。大门紧锁,多位保安,门口贴着通知,“本馆接到上级通知,进行核查,期间,博物馆暂时闭馆。希望广大师生谅解。”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吴应骑疑似简历造假,此前还曾陷入另一起“假画”事件,并因此被上一家单位免职。“赝品博物馆”风波背后,则是博物馆受赠文物的审批、鉴定环节的漏洞……

  10月15日,新京报记者试图通过短信联系吴应骑,收到一位自称是其家属的人回复,“吴教授已经78岁了,受到和泼污,已经卧病在床。”

  一周前,搅动的自文章作者江上(化名)在重大博物馆里遇到了吴应骑,江上当时正在参观,称有一位领导模样的老者径直走过来,连珠炮似的发问,“你是在拍照吗?你是来看展览的吗?你是重庆大学的吗?”

  那时候江上还不知道此人是谁,只觉得说话很冲,直到发文章前搜索网上图片,才确认此人就是吴应骑。

  重大博物馆开幕时,江上听说重庆某资深收藏家在圈子里提议,“大家可以组织一场比赛,每个人都去重庆大学博物馆里寻找真品,谁能找出一件就算赢了。”出于好奇,10月8日,江上前往重大博物馆。

  江上记得,他参观那天,重大博物馆开业的喜庆气息犹在,地上铺设着红地毯,旁边摆放着庆贺的花篮,门内一个红色大立牌,“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

  那是一件人骑青铜俑,江上看出仿造的是甘肃武威汉墓中出土的车马仪仗。江上说,这件藏品若是真品,则是无价之宝,可眼前的这件,“马都是变形的,只要稍有收藏常识,都知道这叫地摊货。”

  另一件“唐三彩”人俑,“那张柿饼脸和斗鸡眼,丑陋无比,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汉代雁鱼铜灯”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细节欠缺,但体积却大了十倍有余,成了“雁鱼铜灯plus”。

  江上还发现了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图梅瓶、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这两件稀世文物分别馆藏于南京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他仔细看了所有的文物标注,没有一个标注上写着复制品。

  参观期间,不断有工作人员过来江上拍照,他多次询问原因也未得到明确答复,只好边走边。疑似赝品的馆藏,他了几十件,“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藏品可以成功地绕开所有真品的博物馆。”江上调侃。

  从博物馆回来后,江上花了两个多小时,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10月14日发布在其个人公号上。没想到,这个本来只有400个粉丝、其中300个是熟人的号,在两天之内,文章阅读数突破70万,后台涌进4000多条留言。

  其中很多人是重庆大学校友,有人希望他删帖,并表示愿意提供“物质补偿”;有人认为江上“制造点是来蹭热度的,想当网红”;还有人向微信举报该文章“内容名誉/商誉/隐私/肖像权”,不过至今文章依旧存在。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参观者,参观后发表自己观感,这是我的。”江上说,“当然他们的发心是好的,为自己的学校荣誉而战。”

  处在漩涡中心的吴家却显得沉默,近几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吴应骑本人及其家人,其女儿吴晓妮接受采访,称“让来的更猛烈吧”。而吴应骑本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线日,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袁银龙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公号文章里的藏品图片来看,其中的“改装版铜车马”、“唐三彩”等用行内的话来说是“一眼假”的,“河南洛阳一个村子每天能生产出大量的类似仿制工艺品,普通的农村妇女就可以批量生产、上色,仿制的‘天子驾六’、‘司母戊鼎’到处都是。”

  对此,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仁堂表示,“即便捐赠藏品最终被鉴定为赝品,也不构成犯罪问题。”如果违反《博物馆条例》中“展品以原件为主,使用复制品、仿制品应当”、“博物馆取得来源不明或者来源不的藏品,或者陈列展览的主题、内容造成恶劣影响的”的条款,属于行政处罚范围,由有关主管部门依法进行罚款。

  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官网显示,吴应骑为“原副院长,著名艺术家、收藏家”。官网介绍,吴应骑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长期从事教学、编辑、研究、创作工作,曾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委员会委员等。

  上述说法被吴应骑在央美读书时的另一位同学,“‘师资班’绝对不是研究生,我们入学的时候就知道。美术史系‘研究生班’只有9个名额,当时是因为高校缺乏老师,文化部才批准又接受了一部分学生成立‘师资班’。”这位同学也是师资班一员,“‘师资班’与‘研究生班’有部分课程重合,但是毕业时拿到的是文学学士证书。”

  当年,不少来自外地的学生希望留京工作,学校人事处也配合帮助学生们向画院等单位推荐。毕业将至,学校却突然收到文化部转来的一封“中央美院资产阶级线”的信,信中以毕业生的口吻表达了“祖国需要我们回到各个地方去,但是中央美院走资产阶级线,非要我们留在”,还附上了部分学生签名。

  2005年,一篇《盛世话收藏——著名收藏家、鉴赏家吴应骑教授谈收藏》在《今日重庆》上刊登,文中这样介绍吴应骑,“出生书香门第,其祖父为清朝翰林学士,其舅父为著名收藏家。因此,吴应骑进入收藏世界,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和资源。为研究、收藏文物古迹,踏遍了祖国的,甚至远涉海外,搜集藏品。”

  2003年,画家高小华的《赶火车》以363万元的天价拍出,创造了当时中国当代画拍卖之最。几天后,一篇由吴应骑撰写的《相识高小华》刊登了出来,四页纸内,陈丹青、《美术》主编何溶、油画家李天祥、版画家杨先让、数学家熊庆来、其子熊秉明、雕塑泰斗刘开渠等知名人士顺次出场,展示了其名人“朋友圈”。

  2013年6月,吴应骑出现在了电影《·富春山居图》的杀青现场,华龙网发布了一张他与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的合影,吴应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片导演认为,这样的场景应该有一些文化界的名人出现,因为自己在美术史的研究上有一定成就,剧组便邀请他参加了这次电影的拍摄。他还透露,在片中,他有一个和刘德华“碰杯”的对手戏,“这个镜头一连拍了8次。”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