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7-59295329

 

知名科技博主 Ben Thompson:整个科技行业需要变革

发布时间:知名科技博主 Ben Thompson:整个科技行业需要变革 来源:武汉和记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人:和记娱乐 编辑:和记h88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A16Z 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发表了一篇文章《是时候开始“全球新基建”了》,发表了自己对当前制度和未来的看法,引起了人们的热议。知名博主 Ben Thompson 围绕此话题发布了一篇名为“How Tech Can Build”的文章。他认为安德森的这篇文章独树一帜,原因不在于细节,也不在于作者,而在于情感。在美国,不仅风险投资机构需要变革,整个科技行业也需要变革。以下enjoy:

  近日,马克·安德森发表了一篇文章《是时候开始“全球新基建”了》。一看到题目,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因为该题目的呼吁悻然不快。当然,我十分同意安德森的说法,现在确实应该开始为未来做出行动了。上个月,我在《康柏公司与冠状病毒》一文中表达了与安德森的文章开头中同样的失望和沮丧:

  采取行动的地区和纸上谈兵的地区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我居住的中国就是前者。一个月前,就在官员讨论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的时候,中国就已经做出行动。尽管很多轻视新冠的性,而推特却做出提醒,这一点很好,但即便如此,这也只是说说而已。整个国家没有事先采取任何行动有效应对新冠肺炎,后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反映出了国家的三种问题:一,不付出行动寻找有效办法;二,不会权衡利弊。第三个问题更糟糕,如果只用嘴就能应对新冠病毒,那么只靠管制谈话就能解决问题,显然不是。

  “行动”和“建设”是两个不同的词,但在我看来,至少它们的出发点一致:不接受命运的安排,让世界服从我们的意志。因此,安德森的文章之所以有意义,不是因为文中指出了未来需要建设,而是因为它论证了“行动”就是“建设”的最终目标。

  现在很多人认识安德森,多是因为知道他是知名风投公司A16Z为的联合创始人。然而,他的传奇不止于此,他开发了第一个能显示图片的浏览器——Mosaic,而Mosaic是网景公司开发的浏览器“者”的基础,网景公司1995年IPO上市,揭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序幕。

  具有意味的是,虽然者功能强大,能搜索到世界人民提供的任何信息,但他对对安德森最重要的影响,是把他从美国的部带到了硅谷。2015年,《纽约客》上一篇文章中写道:

  一天下午,我和安德森坐在豪华的餐桌旁,安德森坦诚地说起自己痛苦的童年,却不提他的蓝领阶层的原生家庭。他说:“看了戴维·麦克里斯写的有关漫画家查尔斯·舒尔茨的传记《舒尔茨和花生》,我真的很理解舒尔茨的成长经历。”听到这儿,我猛然发现,安德森、舒尔茨和舒尔茨漫画《花生》里的查理很像。主人公查理·布朗是个几乎光头的小男孩,父母从未登场,而查尔斯·舒尔茨在明尼苏达州长大,不善交际,讨厌被人拥抱,讨厌母亲来自挪威的农民亲戚。安德森继续说道:“在美国部,拥有像舒尔茨和我一样相似成长经历的人,几乎会一直待在那里,但也有极少数离开的(舒尔茨去了繁华的加利福尼亚),他们对未来有着强烈的兴趣。在舒尔茨最后十年里,他把创作的重心放在了一个最年轻、最乐观的角色——莱纳斯的弟弟礼让身上。”

  我的童年是在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小镇上度过的,而现在住在东半球,离西半球十分遥远,所以很能理解安德森的感受。对我来说,是互联网帮我走出家乡,让我有机会去外面学习,有机会在国外生活,让我借此谋生。为此,我确实有些偏爱互联网,但我不认为互联网让人不劳而获,它只是一种好用的辅助工具,需要我们合理地看待。

  在我看来,我们正处于一场巨大而广泛的技术和经济变革之中,软件公司正渗透到各行各业,悄然占据经济的主导地位。不管是电影、农业,还是国防领域,越来越多的行业和大企业正在通过软件运营,并提供在线服务。许多突破传统行业模式的赢家是硅谷式科技创业公司,它们正改变着现有的行业结构。未来10年,我预计将有更多的行业因软件彻底改头换面,世界一流的硅谷科技新贵对经济的影响会比以往更具性。

  上世纪50年代了计算机,70年代诞生了微处理器,90年代现代互联网兴起,如今一切技术都能支持软件改变传统的行业模式,可以在全球广泛通用。10年前我在运营网景的时候,只有5000万人使用宽带互联网,而现在这个数字超过20亿。2020年,我预计全球至少有50亿人拥有智能手机,每个拥有手机的人,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互联网的强大力量。

  在后台,随着软件编程工具和基于互联网的服务的发展,各行各业诞生了不少软件驱动的初创企业,在新的基础设施和员工培训方面可以实现零投资。2000年,我的联合创始人本•霍洛维茨担任第一家云计算公司Loudcloud的首席执行官。那时,客户运行一个基本互联网应用程序的成本约为每月15万美元。如今,在亚马逊的云平台上运行同样的应用程序,每月的成本仅为1500美元。

  创业成本较低,在线服务市场广阔,全球经济将首次完全实现数字化,这是上世纪90年代初对网络的发展有创见性的人的梦想,最终在整整一代人之后实现。

  安德森说的没错,软件确实正界,这对他有很多好处。首先,总体来说是件好事,如果能够彰显这个时代会更好。

  其次,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软件非常适合风险投资,资本成本很高,而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这就意味着前期投资很多,而受益却是无限的。换句话说,如果软件正在这个世界,那么投入的资金越多,报酬越多。正像理论所说的那样,2011年,投资五大科技公司要比投资A16Z获利更大。

  第三,在安德森的设想中,硅谷正在突破,,这一直是目标,也是规划。以下是2012年安德森接受《连线》采访的采访稿(采访人克里斯的线Z,安德森说:

  我们的愿景就是在硅谷做一家风投公司。我们只有一座办公楼,主要投资美国的公司,尤其是硅谷的公司。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只会投资基于计算机科学的公司,不管他们的业务属于哪个领域,我们希望投资于所谓的纯科技公司。

  爱彼迎。这家初创企业主要负责民宿租赁,帮房东出租空置房间,用一种新的科技原有的房地产模式。然而十年前,爱彼迎这样的公司根本无法创办,但现在市场已经足够大了。爱彼迎的运营方式与Facebook、Google、微软和甲骨文越来越相似,任何一家房地产公司都做不到。爱彼迎凭借软件引擎,为租户挑选到合适的房源,设定价格,并指出潜在的问题。它相当于一家科技公司,如果明天爱彼迎的所有技术开发人员都辞职,那么这家公司就会倒闭。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没错,我觉得爱彼迎正在开发一种软件技术,其功能、复杂性和重要性都与操作系统相当,只适用于经济领域。我认为,软件正界。现在,互联网的规模和范围扩大,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在各个领域建立大公司,用代码一步步进行创新。

  我认为上述就是人们对安德森“建设”这一想法有意见的原因。安德森所说的需要建设的方面,在现实世界中非常普遍,既需要前期投资,也需要边际成本,不仅是对硅谷,对整个美国都有巨大的意义。从下面这篇文章就可以知道:

  为什么会产生这些问题?生产医疗设备、创建救济金发放机制又不像研发火箭那样难。研发治疗方案和疫苗确实不容易,但生产口罩和发放救济金并不难。这些事情原本不成问题,然而我们自己不愿意付出行动去争取这一切,具体来讲,就是我们自己不愿意建立医疗设备机制、生产疫苗的工厂和救济系统,我们不屑去创建这一切。

  人们对现有体制盲目自信,自满于现状,不屑做出改变,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这场疫情或者一般的医疗卫生中,而是体现在整个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美国,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美国的住房和城市规划可以体现出这一点。美国城市的经济潜力迅猛增长,住房却出现短缺,导致等地的房价疯涨,普通人根本负担不起,也没法从事有前景的职业。我们无法再开发这些城市了。美国HBO公司发行的连续剧《西部世界》描绘了美国未来的城市,但拍摄地不在西雅图,也不在或奥斯汀,而是在新加坡。美国的大城市里,本该摩天大楼耀眼夺目,生活舒适优越,远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是为什么呢?

  问题在于,我们要渴望拥有这一切,拥有更好的东西。问题在于惰性,一种不愿意做出改变的惰性,不要让这种惰性阻碍我们的步伐。问题在于规制俘虏,我们要摆脱现有企业利益的牵绊,要求现有公司付诸行动来建设这一切。或者交给新公司去办,即便这不会给现有企业带来利益。问题在于行动力,我们要付诸行动,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这就引出了硅谷及安德森文章的核心问题:科技(尤其是安德森大力推崇的以软件为中心的科技)推动美国创新,是因为科技代表未来?或者说科技代表了未来,是因为科技是唯一有可能创新的领域,还是因为科技免受现实世界中的惰性和规制俘虏的干扰?

  我不能代表安德森说话,但据我对他多年的了解,我猜答案基本上是前者。从Mosaic到Loudcloud再到Ning,安德森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网上创造空间,摆脱现实世界的约束,而现实世界无论如何都没有多大价值。他在接受《连线》采访时表示:

  博德斯连锁书店就是个例子。博德斯破产,亚马逊崛起,而博德斯的绝大多数员工都没有资格在亚马逊工作,这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难到亚马逊崛起不好吗?我觉得很好。有了亚马逊这样的软件公司,生活会方便很多;有了亚马逊,读书会便利很多。我小时候,需要坐车一小时才能到书店,当时是Waldenbooks公司的书店,大概有74平方米,里面几乎没有心仪的书。而现在,有了亚马逊,世界各地任何书籍随你看。软件公司推动人类进步,促进文化和经济发展,而博德斯这类企业无法做到。

  我同意安德森的观点,软件必然发生;我也同意,科技创新似乎具有独有性,是一个没有惰性和规制俘虏干扰的线上领域。如果你才华横溢,雄心勃勃,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吗?

  不过,我在安德森的文章中还感觉到,科技也走了捷径,回到硅谷,避免与惰性或规制俘虏作斗争,通过追求零边际成本和无限收益,证明这么做产生的巨大成本是值得的。这意味着几乎完全依赖软件进行创新。换句话说安德森什么时候放下个人喜好与利益,开始设想国家未来的呢?安德森说:

  建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我们早就放手去做了。这对官员、商界、企业家和投资者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对我们的文化和社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人人都有责任,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首先,应该分布式工作,让人们更容易接触到科技,为美国更多地区培养未来的企业家,大大降低员工的生活成本,为更多公司创造了稳定有利的条件,为这些公司提供低风险高收入的机会,带来可观的的股息,而不是IPO。而且,重要的是,分布式让科技公司可以随时转换工作场所,有效应对监管专断。

  其次,投资实体产业中与软件不同的硬件公司。硬件可以是工厂的机器,也可以是工厂本身,可以是新型的交通工具,或者防御系统。这样,就算放弃90%的毛利率,潜力也是无穷的。

  第三种做法跟前两种相关,找出一种成功率高、回报率低的投资模式。这确实是最重要的一点,安德森可以发挥最大的影响。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尤其关注如何改变风险资本,但最根本的仍然是不可控的高成本、高风险和大满贯结果。我们应该保持这种模式,但肯定还有另一种模式的空间吧?

  我确实认为,安德森的这篇文章独树一帜,原因不在于细节,也不在于作者,而在于情感。在美国,风险投资甚至整个科技行业必须变革。人们曾认为科技领域是唯一能进行创新的,这种观点必须加以修正。

  然而,安德森自己也说过,人人都有责任建设未来。我们需要建设威斯康辛州,不能对其置之不理。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建立有价值的企业,建设真正有用的东西,而不是的东西。我们要开始奋斗,不仅为了利益,还要为整个国家方方面面付出努力,建设美好的未来。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